新闻客户端   

频道栏目

华西新闻  >  成都  >  正文

刘慈欣成都出席科幻论坛: 不用为人工智能抢走人类饭碗悲观

2017-11-10 15:17:44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

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见习记者李雨心 摄影报道

被广大科幻迷翘首以盼的“2017中国科幻大会”和“第四届中国(成都)国际科幻大会”将于11月11日正式开幕。10日上午,在位于成都东郊记忆的主会场已经率先迎来了一场国际科幻峰会。以《三体》作者、著名科幻大神刘慈欣、何夕、宝树,科幻研究者吴岩教授为代表的中国科幻界人士,与来自日本的科幻作家藤井太洋,加拿大的科幻作家德里克·昆什肯,美国的科幻作家克利斯托弗,意大利的科幻作家弗朗西斯科·沃尔索,相聚峰会,针对“超越国界的科幻”、“硬科幻的未来”“哪座城市能成为科幻之都”等主题,展开精彩的对话交流。其中加拿大科幻作家德里克·昆什肯与刘慈欣,围绕“硬科幻的未来”所展开的热烈讨论,涉及到硬科幻的多个前沿话题,以及基因工程能否帮助人类移民外太空,人工智能将在怎样的程度改变人类,如何判别外星生命等等,让人对未来的畅想大开脑洞,十分过瘾。

真正的问题不是外星生命是否存在

而是当它到来,如何辨识?

霍金近日曾发表观点,说人类必须在600年内离开地球。那么人类能否适应宇宙环境,基因改造是否可以帮助人类进入宇宙环境生存?人类大规模移民外太空,也一直是科幻的热点。两位作家谈到基因工程如何帮助人类安全进入外太空。刘慈欣认为,仅从生物学的人类基因改造,对人类适应严酷的外太空生存,还是不够的,“可能还要我们人类和机器联合起来。当然这样的话,可能要产生我们刚才所说的各个方方面面的,比如像文化上的、政治上的、道德上的各种冲击、各种困惑。但是像人类要想真正走向太空,真正在太空中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最终必须要走这一步的。

外星生命的存在也是很多科幻迷关心的一大热点。刘慈欣提醒大家思考:谁说生命一定是碳基生命?谁说生命一定依赖于行星环境呢?“我认为,首先我们对生命的认识目前还很狭窄。大胆想象的话,宇宙中的生命形态可能生存在比行星更为普遍的宇宙环境,比如恒星,真空,甚至脉冲星等等。生命可能不是碳基,甚至可能是核能驱动等等。于是真正的问题不是外星生命是否存在,而是如何辨识外星生命。假如一个外星的生命来到我们面前的话,我们首先面临的是:我们如何判断他是不是一个生命体?”

对人类未来持乐观态度并不盲目

光明的未来的可能性更大

作为一位科幻作家,刘慈欣对科技、人类的未来充满乐观。当被德里克·昆什肯闻到其乐观主席从何而来,刘慈欣表示自己的乐观主义不是盲目的乐观主义,“我很清楚意识到,人类的未来面临许多巨大的挑战,甚至巨大的威胁。如果人类在某些环节做错选择,未来很可能变得很黑暗。但我认为,光明的未来的可能性更大。”刘慈欣坦言,自己的乐观主义是建立在“科学技术已经表现出来的巨大力量上。当然,这种力量不止是正面的,也有负面的。但不管是正面、负面的力量,都是力量。只要他是力量,我们就有可能用到正面上来。比如说核的力量我们也可以用到正面上来。从这样的层面来讲,我对未来是乐观的。

人工智能的话题,不光是科幻界,在社会上也正引发巨大的关注。刘慈欣认为,人工智能像科幻小说里面描述的那样,给人类带来生存威胁,征服人类,“还是很遥远的事情。因为达到那种强人工智能,中间还面临很多的技术障碍,这些技术障碍能不能被克服,目前还不知道。但人工智能,给我们带来最现实的问题是,它正在抢走我们的工作,让我们丢掉饭碗。这一点上可能让很多的学者、甚至包括普通人都有悲观的想法。但如果我们用更广阔的眼光看待问题,就会发现,这种悲观是建立我们目前社会、政治、经济结构之上。事实上,当技术最终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社会政治经济结构都会发生与之相适应的变化,有利于我们去适应。总之,只要我们用开放、科幻的观点来看未来,我们对世界就会显得乐观。”

在对谈中,两位科幻作家还谈到影响人类未来走向的重要因素。刘慈欣认为,真正驱动人类生存环境改变的,在目前来看大概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大自然的因素。包括地球生存环境的变化。从人类历史这么短暂的人类文明史来看,地球生存环境的变化并不是太大,至少没有大到天翻地覆的程度。另外一个真正改变的因素,就是技术的发展。纵观整个人类历史,对人类社会环境、政治、经济环境最本质的原因,就是在于技术的发展。技术对我们生活的改变,是本质的。首先改变的人类的政治、经济环境,进而在未来很可能从生物学上进行改变。”刘慈欣认为,等到人类自身在生物学意义上被技术所改造的时候,“人类的社会概念、价值观道德体系,将发生真正的质变。可能我们现在很难想象。但是,这种变化是可能发生的。而科幻小说的功能之一,就是让人们能够提前从思想上能提前适应这种变化,至少对这种变化有一个最起码的概念,有一个心理准备。”

“星空对我从来没有失去神奇的色彩”

科幻作家要努力去理解现代前言科学

一个人走向科幻文学创作,往往始于某个深深吸引他的惊奇或想象触动点。作为《三体》的读者,加拿大科幻作家德里克·昆什肯对刘慈欣的科幻创作出发点很好奇。由此,刘慈欣回顾说,自己对宇宙、对未来,对未知产生深深的触动感,是“很小的时候看到夜晚的星空。这对我之后走向科幻创作影响非常大。对太空、宇宙的敬畏感、神奇感。应该是每个人都有的,是我们生活中最本源的东西。可能大部分的人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这种东西慢慢淡薄了。但我的情况不太一样,作为科幻小说的一个作者,星空在我眼中从来没有失去过神奇的色彩,至今没有褪色。而且,随着岁月的流逝,星空在我眼中反而变得越来越神秘,越来越未知。这种未知感不是减少而是越来越多了。这也是我创造科幻小说最元初的一个动力。”

由此,刘慈欣谈到科幻小说的人任务,“科幻小说有一个特点就是,当科幻小说里面描述的奇迹,变成现实的时候,它马上就变成平淡无奇了。事实上,我们现在的周围,到处都是已经变成现实的曾经是科幻的元素。现在我们没有觉得它是什么奇迹。所以,作为科幻作家的责任就是,在我们目睹奇迹变成平淡无奇的现实之前,把这种惊奇写出来。”

作为科幻作家,刘慈欣也谈到基础科学的不断进步,给科幻文学的创作带来的福音。“主流文学的故事资源,对人类永恒的主题,表现得已经很充足了。所以主流文学主要是从表现形式来创新。但科学不断进步、基础理论不断进步,却给科幻文学的创作提供越来越多故事资源。是基础科学,前言技术的进步给了我们科幻作家一碗饭吃。我们的故事资源都是从科学和技术里面挖掘出来的。这也让我觉得,是科幻小说与主流文学不一样的地方。”

现代前言科学所描述出来的世界观,往往离常识很远,一般人都难懂得。但刘慈欣认为,这对于科幻作家而言是一件好事情,“这种远离常识的描述,对于我们科幻作家而言,集中隐含着巨大的科学资源。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很美好的故事。不得不说,现在的科幻小说做的还不够。科幻作家要想从现代科学中提取这些故事资源,把它变成一个好的故事、好的小说的话,首先科幻作家自己要先能理解这些,从很深程度理解这些理论。这个确实十分困难。但是值得我们努力去做,我是很愿意去努力的。”

我要爆料(有奖爆料:20元--1000元)我要爆料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极速爆料

虚假新闻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28-86969039

电话爆料:028-96111

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点击阅读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热帖排行榜

专题 更多>

华西都市报 两微一端

华西都市报:

ihxdsb

掌上四川:

zhangshangsc

客户端下载:apps.huaxi100.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