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频道栏目

华西新闻  >  四川  >  正文

少小离家老大回!97岁抗战老兵 77年回家路

2017-04-21 06:07:02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

阔别77年,胡定远终回家。

胡定远跪在母亲的坟前止不住悲伤。

胡定远与家人。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若不是亲眼得见,你很难体味到诗句所涵的百转愁肠。

4月20日,离家已经77载的抗战老兵胡定远,终于在97岁高龄的时候,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白米镇转龙湾村。

当年仅20岁的胡定远,出门赶场时,被人抓了壮丁上了前线杀敌抗战。后来,抗战胜利,他辗转随部队去了台湾。70多年了,他终于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一了夙愿的老人说,“如果身体条件允许,以后每年都还会回老家来。”

一段回家路

凌晨6点起床久久凝望家的方向

4月20日凌晨6点过,成都青羊区宽窄巷子,纵横交错的青石板街,在晨光下显得格外清冷。此时,97岁的胡定远已穿戴完毕,站在窗前默默望着泸州的方向,“马上就要回家了。”

当天上午7点过,匆匆吃过早饭,在志愿者的欢送声中,接送他回家的汽车停了下来。上车前,胡定远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用地道的泸州口音,再道“谢谢!”

看着繁华的城区渐次退却,熟悉的田园风貌映入眼帘,胡定远的嘴角不自觉地咧起弧度。

“可能是这些场景,唤醒了胡老记忆。”同车的志愿者说,成都到泸州合江有数个小时的车程,胡老时不时就撩起袖子看表,不停询问我们,“还有好久才能到嘛。”看得出来他既激动也忐忑。

离家的这300公里,胡老的手捏紧了又松开。直到当天上午10时左右,车子抵达泸州合江县,“变化太大了,大致的路还记得。”胡老轻叹。

一段出川忆

国家危难之际抓丁上了抗日前线

熟悉的路,唤起颠沛的过往。“当初,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胡定远说,与他同行的还有众多的泸州青壮年,“只晓得是去当兵,打鬼子保家卫国。”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上的枪响打破中华大地的平静,全面抗战就此展开。此后的8年抗战中,大后方的四川提供了近350万人的兵源,前仆后继奔赴各个战场。

其间,川籍军人牺牲巨大:伤亡人数约为全国抗日军队的五分之一,共计64万余人,居全国之冠。也正是他们的牺牲,为川人争来了“川军能战”、“无川不成军”、“川人从未负国”的盛名。

但在胡定远的记忆里,那时候,他们不知这些盛名,只是时代所赋予的使命。1940年4月,油菜花刚开始凋零,胡定远在姐夫家出来赶场,走到半路便被抓了壮丁,然后被“送”上前线。

“从合江白米场(镇)走了出来。”胡定远说,他们晓得国家危难了,虽然是被抓出去的,但从没有想过要逃跑,分配到川军将领杨森部队后,辗转多地抗战。

抗战胜利之后的1946年,他随部到了台湾。从死人堆里爬出的他,未曾想回家之路仍是遥遥。

一段寻亲路

孙女发帖寻亲志愿者接力促团圆

就这样,身在异乡的胡定远,从青年挨到了暮年。不过,他回家寻亲的心愿,一直被孙女记在了心里。

今年3月初,孙女在网上发布爷爷寻四川亲人的信息。随后,这一信息被全国众多的热心网友接力转发。很快,四川成都、泸州等地志愿者加入进来。根据老人记忆里的老家泸县(今泸州),以及“三龙桥、河坝、大渡口”等地名,还有“离家一小时左右有个白米洞,旁边还有个白米场”等零散的信息,网络大寻亲就此展开……

“在当地政府、热心人及媒体的帮助下,我们耗时10余天找到了符合条件的一家子。”泸州志愿者苏佐告诉记者,寻找之路十分艰难,老人印象里的地名,很多都换了名字,或者消失在了历史里,“但在大伙儿努力下,找到了附近的李家三兄弟,应该是老人姐姐的儿子。”

苏佐说,三兄弟里年龄最大的李家由告诉他们,自己母亲的确也姓胡,有个舅舅在年轻时走失,“还有个吻合的特点,就是胡老自述他的妹妹肚子被烫伤过,也与李家兄弟的说法相同。”

回家即景

梦里时常念 “今天我终于回来了”

◎家宴

家乡的味道总是最好的

4月20日上午11点过,胡定远在志愿者及相关部门的关怀和帮助下,回到了阔别77年的老家,跟他三个姐姐的80余位后人共聚一堂。胡定远的外甥李家由,在舅舅拉家常的时候,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快80年了,没想到这个外婆在世时就一直念叨的幺舅,今天还能回到老家来。”

“味道跟小时候的差不多,家乡的味道总是比较好的。”胡定远一口乡音未改,而家乡人也都能用四川话跟他对话交流。胡定远说,“现在辣椒吃得很少了,最想念的就是家乡的腊肉。”吃到梦寐以求的家乡腊肉,胡定远一脸欣然。

◎家常

家乡老话仍记得真切

“回来以后很高兴,看到这么多亲人,但还能认识的就我身边的大外甥了。”胡定远离乡时,他的大外甥李家由仅有6岁。

所以胡定远这话一出,便引来了家人的好奇。问其缘由,胡定远畅然笑道,“外甥像母舅得嘛”。听到这话,众人不禁笑出声来。虽说胡老离家近80年了,可是像“外甥长得像亲娘舅”的老话,却仍记得真切。

胡定远说,回来以后,地方还认得,就是房子变化很大。胡定远说,在异乡的他经常梦到父母双亲,“还有我的小妹妹”。

◎家祭

长跪父母坟头泣不成声

胡定远的父亲解放前就已过世,母亲逝于1963年。

隔了几根田埂,胡定远父亲就埋在老宅的不远处。拄着拐杖,在亲人的搀扶下,胡定远来到父亲坟前。手里擎着一炷清香,胡定远颤声说道:“爸,这么多年,我都没能给您尽孝,今天我终于回来了……”话未说完,97岁的老人已是老泪纵横,亲人们怕他悲伤过度,让他拜一拜就是了,但他坚持要跪在父亲的坟前。祭拜完了父亲,胡定远又去祭拜了母亲,再度泣不成声。

此番回家省亲后,胡定远计划5月19日返台再做一次肝癌手术。但他表示,“如果身体条件允许,以后每年都还会回老家。”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华刚 杨力摄影报道

我要爆料(有奖爆料:20元--1000元)我要爆料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极速爆料

虚假新闻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28-86969039

电话爆料:028-96111

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点击阅读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热帖排行榜

专题 更多>

华西都市报 两微一端

华西都市报:

ihxdsb

掌上四川:

zhangshangsc

客户端下载:apps.huaxi100.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