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华西新闻  >  头条  >  正文

成都市文联新当选主席梁平专访

2016-05-06 16:53:30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

2016年5月6日上午,成都市第四次文代会大会主席团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大会通过了成都市文联第四届委员会主席、副主席选举办法。成都市委组织部李军副部长作了成都市文联第四届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候选人情况的说明。之后分发选票,进行投票选举。经过计票、监票并现场公布选举结果。著名诗人、《星星》诗刊原主编、《青年作家》主编梁平,当选成都市文联第四届委员会主席。选举结果公布后,华西都市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到梁平。


华西都市报:您刚刚当选成都市文联第四届委员会主席,目前有哪些感受?

梁平:首先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选举我当这个主席。上一届文联的领导班子,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卓越的成绩。

在此次文代会开幕式上,黄新初书记在讲话中,对成都文艺界提出了更高更细的要求。身为这一届的成都市文联主席,我深感责任重大。成都是一个历史文化积淀特别深厚、同时又具有现代城市魅力的省会城市,我们的文学艺术界,该怎么反映、呈现这座有魅力的城市,这是摆在成都市文联新一届主席团的艰巨任务。

华西都市报:身为市文联掌舵者,目前想到的工作思路是怎样的?

梁平:主要是两个大的方向。第一,成都市文联将全力营造一股和谐的正能量氛围、气场,把文联办成真正的文艺之家。这个家,没有家长,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在艺术家与艺术家之间,艺术门类之间,要多互相交流,多互相欣赏,打破门户之见,减少内耗,齐头并进,多专注文艺创作或研究本身,抱团发展。作为成都市文联主席,我会尽全力推动这种良好风气、氛围、生态的形成,让成都各个领域内的文艺家,在这个氛围里,创作出更好的文艺精品。与此同时,我作为一名诗人、作家,我将以身作则,以后多跟其他艺术门类的兄弟姐妹们交流、虚心学习。第二,给成都各门类的优秀艺术家提供大力推广自己、呈现自己艺术精品的平台,以及大力扶持有潜力的成都青年作家。

华西都市报:给艺术家提供平台,目前有怎样的具体规划?

梁平:比如将每年选择一些优秀画家、书法家、摄影家、作家、表演艺术家等文艺界卓越人士,将他们的作品欣赏和别人对他们的文艺批评,汇集成册,出版成书。尤其是,为取得尤其突出成绩的文艺大家,还可以做一些树碑立传的前期准备工作。这套书可以连续出版,取名为“成都文学艺术书系”。

华西都市报:除了自己创作,您在办文学刊物方面,也是一把好手。比如您担任过《星星》诗刊主编,现在还担任《青年作家》主编。5月中旬,由您掌舵的重磅诗刊《草堂》,将在成都创刊诞生。对于办文学刊物这方面,您有怎样的想法? 

梁平:文学刊物是一个城市很重要的文化脸面。而成都,又是永远绕不过的诗歌重镇,一座诗意之城。成都老牌纯文学期刊《青年作家》和将于5月中旬与大家见面的大型诗刊《草堂》,将是成都市的文化重镇和窗口。我们一定会把这两个刊物做好,做出影响力。尤其是《草堂》,将会拿出实力和影响力,努力为诗歌挣回脸面和尊严。

华西都市报:作为一位诗人、作家,当了这个主席职务以后,今后的文学创作方面,会有调整吗?

梁平:我肯定还会继续我的文学创作。该写诗写诗,该写小说写小说。其实,在成都市文联委员会的班子成员里,大家都是各个领域内的文艺创作先锋。我希望大家,在担任文联的相关职务的同时,都要保持好自己良好的创作或研究状态。

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杰

【附:梁平诗歌选登】

《红星路二段85号》

门口的路改成八车道了,

诗歌只能从背后绕道而来,

破坏了原来的分行。


原来的长句在楼梯上打了折,

抒情不受影响,短短长长,

意象行走在纸上。


看得见天上的三颗星星,

一颗是青春,一颗是爱情,

还有一颗,是诗歌。


这地方使人想起某个车站,

有人离开,又有很多人走来,

那张车票可以受用一生。


从布后街2号开始,

诗的庙堂,从来都没有安放座次,

门牌换了,诗歌还在,永远。

——————————————————

《九眼桥》

第九只眼在明朝,

万历二十一年的四川布政使,

把自己的眼睛嵌进石头,

在两江交合最激越的段落,

看天上的云雨。

另外的八只眼抬高了三尺,

在面西的合江亭上,

读古人送别的诗,

平平仄仄,挥之不去。


这都是改朝换代之后,

明末战乱灰飞烟灭里的复活。

年轻的清的祖上,还在缅怀,

九眼桥过往的绯闻。

那些碎末花边,

不敌秦淮河的香艳,

没有后来的版本记录。

河床上摊开的意象,

又裹了谁的尸体?


一个喷嚏就到了现代,

遗风比遗精更加前仆后继。

岸上的书声翻墙出来,

灯红酒绿里穿行,

跌落成不朽的闲言碎语。

八卦逍遥,一段过期的视屏,

贴在桥头的人行道上,

一袭裙裾撩起的强烈暴动,

九只眼都闭上了。


薛涛在井边写过佳句,

也有了斑斑点点。

有些印记洗不干净了,

桥没有错,错是错的错。

有人说要来,害怕

误入九眼桥,被路边的男人,

祈求再来一次施暴。

我说只要你不心怀鬼胎,

就没人把你掳了去。


一座桥九只眼睛,

没有哪一只是真的闭上了,

一览无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燕鲁公所》

古代的河北与山东,

那些飘飞马褂长辫的朝野,

行走至成都,落脚,

在这三进式样的老院子。

门庭谦虚谨慎,青砖和木椽之间,

嵌入商贾与官差的马蹄声,连绵、悠远,

像一张经久不衰的老唱片,

回放在百米长的小街,

红了百年。


朝廷怎么亲睐了这个会馆,

没有记载。最初两省有脸面的人,

来这里就是回家,就是

现在像蘑菇一样生长的地方办事处,

在不是自己的地盘上买个地盘,

行走方便,买卖方便。

后来成都乡试的考官,

那些皇帝派下来的钦差也不去衙门,

在这里,深居简出。


砖的棱、勾心斗角的屋檐,

挑破了大盆地里的雾。时间久了,

京城下巡三品以上的官靴,

都回踩这里的三道门槛。

燕鲁会馆变成了公所,

司职于接风、践行、联络情感的公务,

如此低调、含蓄、遮人耳目。

至于燕鲁没戴几片花翎的人,

来了,也只能流离失所。


燕鲁公所除了留下名字,

什么都没有了,青灰色的砖和雕窗,

片甲不留。曾经隐秘的光鲜,

被地铁和地铁上八车道的霓虹,

挤进一条昏暗的小巷。

都市里流行的喧嚣在这里拐了个弯,

面目全非的三间老屋里,

我在。在这里看书、写诗,

安静得可以独自澎湃。

我要爆料(有奖爆料 20元--1000元)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极速爆料

虚假新闻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28-86969039

电话爆料:028-96111

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点击阅读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