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频道栏目

华西新闻  >  滚动  >  正文

2017-07-17 21:13:18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

我是极怕蛇的。尤其是夏天。

一些动物,特别是猛兽,如狮子、老虎、鳄鱼等,听起来似乎更可怕,大概因为和我的生活隔着一道防护网,只要不主动越过安全线,似乎不受威胁。倒是蛇这个软体爬行动物,离人太近,亲密接触的机会多得多。

蚯蚓、蚂蟥,我都不喜欢,只是还没达到我的极限。秧田里有一层水,油油的泥经水一搅动,从脚丫里挤出,似有许多蚯蚓在我脚面爬,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毕竟丝袜穿久了嘛。直到拔出秧棵里的小水蛇,我的忍耐彻底爆发。那蛇也就筷子长,圆珠笔粗细,应该是一条新生的蛇。

秧田环境好,它们家安在这里,拔秧动静太大,其他受到惊吓纷纷远离,只有它无知无畏,被我一把从秧棵里拔起。拔起时,它还在跳舞呢,扭来扭去。我已大惊失色,跌坐在水田,又哭喊着往田埂爬,惊恐之至。一边哭一边骂,父母不敢骂,骂秧池,诉说非得让我来的种种为难,发毒誓再也不来。

一身泥水,一路哭到家,奶奶万般不舍帮我洗澡换衣,还单独做了一碗鸡蛋油炒饭,让我吃了先睡。栽秧的人要等到天黑透看不见干活才回,炒菜得等他们。

这件事发生后,我还是有些后怕的,毕竟骂人了。父母管教严格,大庭广众之下开骂,他们不会轻易饶恕我。非常奇怪,第二天一早天麻花亮,他们又赶去别家栽秧了。也许太忙太累,无暇顾及我。我在躲过一顿的庆幸中继续迎接中考。

盛夏的风吹入柳树林,添了清凉。我选的宝地,中午感受不到丝毫溽热,我沉醉在几何证明题丝丝入扣的严密里。后腰怎么有点痒,似乎有小虫子在裤子外面爬。左手拿书,右手伸到后面,一摸,竟然带出一条“带子”,那“带子”还动呢。又是一条小蛇!大惊失色,下意识摔到几张远的地方,那只手都不想要了。

母亲忙,没工夫分担我不能承受的沉重。将这件事情讲给奶奶,奶奶说幸亏我离开及时,老朽的柳树根常常是蛇窝。想想多可怕,若是我反应再迟钝些,恐怕要被小蛇全家探望了。

中考后,我就算跳了龙门,读书三年吃饭由国家供应,毕业就是人民教师,月月领工资。我在秧池拔秧落荒而逃的那一幕,成了乡邻教育子弟的经典。他们说,我就是吃了苦,才晓得发奋读书的。

这么多年,我不喜欢蛇,原因何在?是它外形难看?剧毒伤人?还是粘液污糟?我不碰,它既不能污糟我,也不能伤害我。远观呢,我还是恶心它。那么就是外形了。看来我也是外貌协会的。

一天,我独自步行去朋友的农庄。乡村公路柏油路面,一条小蛇竟然盘在路中央。它怎么上路的,让人奇怪。来往车辆经过,看它昂首起舞,都减速避让。我努力压制心头恐惧,站在离它两扁担远的安全距离,认真打量我不喜欢的这种东西到底长啥样。身子细细黑黑油油的,昂起的头呈三角形,嘴张得老大,还有信子,脖颈细,花白色……

一辆急速驶来的吉普车从它昂起的身段上碾过,留一摊渣子,皮都粘在路上。紧张的心理体验结束。少年时,恐惧的极限是哭;成年后,恐惧不露声色,但有余悸。

我还是怕蛇,时光改变不了。


我要爆料(有奖爆料:20元--1000元)我要爆料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极速爆料

虚假新闻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28-86969039

电话爆料:028-96111

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点击阅读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热帖排行榜

专题 更多>

华西都市报 两微一端

华西都市报:

ihxdsb

掌上四川:

zhangshangsc

客户端下载:apps.huaxi100.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