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 华西都市网>企业 > 资讯 >
嗅觉记忆
2020-04-01 10:24 来源:it资讯网

      李文炜

      记得以前上心理学课时,老师讲人接收的信息80%以上靠视觉。视觉记忆让人印象最深刻,有的皇帝为了鞭策下属做忠臣,赐给他们忠臣画像,让他们每天观摩、反省、学习。

      不知我有什么毛病,让我最难忘却的是嗅觉记忆。我非常喜欢各百货公司底楼化妆品的味道,这并不是我有什么特殊癖好,而是这味道总让我想起在国境外各大机场转机的情景:迪拜、多哈、香港、曼谷、芝加哥......高大宏伟的建筑体量,精美多彩的各种商品,穿着西装、牛仔裤、短裙、大白袍子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迪拜、多哈转机买的椰枣、阿拉伯甜点;在香港、曼谷买的药品、化妆品;在芝加哥穿过七彩过道,在熊猫中餐馆吃的中式快餐......

      因工作关系我以前多次到印度出差,印度宾馆的卫生间乃至客户家里的卫生间小便斗里都放着很多颗大号的樟脑丸,味道浓郁刺鼻,以致现在闻到樟脑味道就不自觉地联想到印度。想到宾馆餐厅里铺着棕色的桌布,正在用同样颜色方巾将一个个盘子、刀、叉擦亮的印度小哥;班加罗尔的手工艺品商店,门口如伞盖般伸着枝干的郁郁葱葱的大树;满街的白色神牛;建造繁复的印度神庙;白色大理石构造的泰姬玛哈尔陵,窗棂上镶嵌的彩色的玛瑙,夏天晒得发烫的大理石地面,虽然在过道上铺了草席,可是光脚的我们仍被烫得像跳舞一样踮着脚尖乱窜......泰姬陵不远处是囚禁阿贾汗王的阿格拉红堡,河对岸是打下的桩基——准备用黑色大理石为阿贾汗王自己修建的陵墓,可惜由于儿子造反没有完成,诉说着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年轻的时候在成都十八中上中学时,十八中还被大片农田所包围,要经过乡间的土路和零星坐落的几间农舍,早晚农家烧柴做饭,余烟袅袅,那饮烟味总让我想起小时候随母亲回湖南株洲老家的情景。上世纪七十年代外公外婆住在株洲郊区自己造的土坯房里,白天外公去放牛,晚上外婆一手拿油灯一手拿着一根粗大的蚊香在蚊帐里一个一个地烫死蚊子;收购来一些青色的新鲜山楂,压碎后加上辣椒,压成一个个山楂饼,晒干后交给我们带走。当然房后有猪圈和厨房,做饭烧着柴火,烟味缭绕。

      你可能说,你回忆的不都是你看到的吗?是的是的,我也发现了,记得的都是我看到的,但我闻到的是引起我回忆的一把钥匙。

      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庄子说“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我和他们不一样,这美丽的世界,我用眼睛观察过,用耳朵聆听过,用嘴巴品味过,用双手抚摸过,特别是,我用鼻子嗅闻过!

    免责声明:此域名下的内容以及本文内容均为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西都市报、华西都市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邮箱:35 301 06 784#qq.com(把#改成@),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