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华西新闻  >  每日更新  >  正文

特等功老兵唐章洪 靠着一门迫击炮 歼敌420余人

2020-10-24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

  ◀10月22日,唐章洪获得“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唐章洪(右)和朝鲜人民军战友在一起的老照片。

  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名叫唐章洪,四川中江县人,今年85岁,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
  70年前的那场战争在他的额头和耳朵上留下了伤痕,也给他留下了一生中最深刻的记忆。
  自1951年4月入朝作战起,他先后参战上百次,荣立特等功一次、一等功两次。特别是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他靠着手中的一门82毫米迫击炮歼敌420余人,有效阻滞了敌人的进攻。
  10月22日,成都天晴,草木扶疏的老小区内,唐章洪把获得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举到眼前,细细端详。纪念章上,和平鸽、金达莱花、五星、桂叶等元素,是和平年代最深切的祝福,核心部分的志愿军战士,是唐章洪和战友们的青春,而刻在背面的编号“2020003832”,是专属于他的证明。

给炮弹“装上眼睛”的炮手

  2019年,有人在知乎上提问,“战争史上有什么‘开挂’一般的史实?”
  获赞最高的回答中写道,“唐章洪,炮王,1952年上甘岭,操纵1门迫击炮坚守阵地超过8小时……毙敌400余人。”
  耄耋之年的唐章洪并不知道网络上对他的关注,他很少去回忆战场上的细节。
  在部队时,步兵曾多次赞誉他“给炮弹安上了眼睛”。从1951年4月入朝作战起,他先后参战上百次,荣立特等功一次、一等功两次。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靠着手中的一门82毫米迫击炮歼敌420余人,有效阻滞了敌人的进攻。
  “那场战役实在太惨烈了,双方伤亡都很惨重!”问起上甘岭,老人眼神凝重,语调也变得沉重起来。
  1952年10月上旬,敌人加强了对五圣山前沿597.9和537.7两个高地志愿军阵地的空袭和炮击。10月14日,天还没亮,“联合国军”开始集中飞机、大炮对志愿军前沿阵地狂轰滥炸。
  “炮弹如雨点般向我方阵地袭来,大地在不断颤抖,整个阵地成为一片火海。爆炸声震耳欲聋,空气中硝烟弥漫,让人窒息。”唐章洪回忆道。
  由于在之前开展的“冷枪冷炮运动”中连连立功,唐章洪被安排到了537.7高地一个重要炮位上,为步兵提供炮火支援。
  “过了很久,炮火开始向后延伸,这预示着敌人向我们进攻了。我们已经做好与敌人大干一场的准备,一定要杀杀他们嚣张的气焰。”唐章洪说。
  接到命令后,唐章洪立即按射击预案和之前算好的射击诸元对敌人进攻路线进行拦阻射击。
  “那时候到处都被烟尘笼罩着,根本看不到敌人,200发炮弹打出去,不知战果如何。正犹豫时,步兵一连连长跑过来对我们说:‘打得好呀!你们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不断飞入敌群,有效阻滞了敌人的进攻。只要还有炮弹,你们就接着打,不要停。’”唐章洪说到这里,眼神顿时有了光彩。
  后面的连续射击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同时也惹怒了敌人,敌机开始在他们头上盘旋。突然一颗炸弹在他们工事右上方炸响,卷起的泥土和石块把唐章洪和炮一起埋在了下面。
  被战友刨出来时,唐章洪满脸是血,20分钟后才苏醒过来。等到再把炮刨出来时,发现炮架已被炸坏。
  怎么办?战斗还在继续……
  唐章洪当机立断,以身体做支架,右手抱着光光的炮筒,左手装填炮弹,采用简便射击的方法打完了剩下的炮弹。
  由于受伤严重,他发射的每一发炮弹上都沾有他的鲜血。
  “比起牺牲的战友,我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唐章洪说,“很多战友牺牲了,被炸得血肉模糊,有的连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更让人难受的是,战斗的残酷已使我们顾不得掩埋那些牺牲的战友了。”
  ——那一年,他17岁。

更爱上甘岭绿荫葱葱

  从战争中走出的人,更能体会和平的珍贵。
  1952年10月,上甘岭战役处于激战中,在工事里,唐章洪看见一个人远远跑来,走进了才发现是相熟的战友。两人来不及说太多,对方告诉他,要“跟营参谋长到山下金矿,侦查反击路线”。唐章洪还想说些什么,但人已经跑远。
  10月20日,唐章洪从指导员口中得知,在反击597.9高地时,这位战友壮烈牺牲了。他叫黄继光,是和唐章洪同一年入伍的中江老乡。
  1953年秋天,停战不久,朝鲜二八电影制片厂到上甘岭拍电影,唐章洪被派去当向导带路。战后重登上甘岭,战场依旧惨烈。在597.9和537.7两个阵地上,还残留着美军的破烂钢盔、尼龙避弹衣和腐烂遗骸,以及散落在阵地前的无数弹药。他领着制片人员去了黄继光英勇献身的地方,在山顶上随手抓一把土,里面都有若干的弹片和白骨碎粒。
  后面的几十年里,这些场景不断在他梦中出现,直到他读到当年指挥上甘岭战役的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在《重登上甘岭》一诗中写到:五圣山麓松柏翠,疑是遍地绿钢盔。
  “终于,一片焦土的上甘岭,已经变绿了。”对于这些惨烈生死战斗中的幸存者,上甘岭早已不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种无法磨灭的精神,那是烽火中的青春岁月,是牺牲在异国的战友,更是对和平岁月的守护。
  2002年10月,唐章洪被邀回老部队参加《纪念上甘岭战役胜利暨黄继光献身五十周年大会》,昔日风华正茂的少年们,再见已生华发,说起《上甘岭》电影中的英雄人物原型是谁,大家都泰然处之,没有一个自我标榜。
  到现在,85岁的唐章洪仍然一遍遍叮嘱访者,“我不是神炮手,只是有幸尽了一点人民战士的职责而已。”

“一切荣誉,都归属于人民”

  “一切荣誉,都归属于人民。”对于唐章洪而言,没有什么是不能捐的。
  退休后,他将获得的勋章、奖状和其它有纪念教育价值的实物全捐给了展馆。在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五十周年时,他协助成都市国防教育学会办展捐资。他参加国防教育的报告会、电视讲座,讲述抗美援朝的伟大历史意义和抗美援朝精神的传承与弘扬。
  但他唯独很少讲述自己。
  他的妻子退休前是名医生,只知道丈夫是参加过战争的战士,为人善良正直。他们结婚有点晚,住在成都的一个老小区里,后来两人有了孩子,孩子长大成家立业,他们也慢慢老去。她的丈夫,说话时声音大,晚上睡眠差,白天总是在忙碌,除了工作外,生活中什么都依照她,现在80多岁了,还会偷偷在阳台上抽烟。
  生命就是缓慢持续的努力。
  15岁参军时,唐章洪背着4颗手榴弹行军,16天后到达前线时,他已被这几个心爱的手榴弹磨破了衣服和大腿,他的想法很简单,这家伙厉害,投出去可以杀伤敌人一大片。
  后来,唐章洪被分到15军45师135团82迫击炮连一班,对手榴弹的坚持很快变成了对炮弹的热爱,让许多战士头疼的“弹道”“密位”“三角”等术语,他一听就明白,在实际演练操作时,他将射表背诵得滚瓜烂熟。当别的新兵还停留在练习装炮弹时,他已经能击中目标,不到半年,唐章洪就成为“特等全能射手”。
  如今,唐章洪依然不愿意困在过去。他会跟上门探望的单位领导交流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也继续关注国内外的时事政治,他愿意去各处进行讲座交流,只是也会在爬着回家的楼梯时跟妻子慢慢说着,“听说我们这个老小区要安电梯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综合新华社
  摄影雷远东

老兵档案

  姓名:唐章洪
  年龄:85岁
  籍贯:四川中江县
  经历:自1951年4月入朝作战起,唐章洪先后参战上百次,荣立特等功一次、一等功两次。特别是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他靠着手中的一门82毫米迫击炮歼敌420余人,有效阻滞了敌人的进攻。

我要爆料(有奖爆料 20元--1000元)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极速爆料

虚假新闻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28-86969039

电话爆料:028-96111

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点击阅读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