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华西新闻  >  每日更新  >  正文

狂傲米芾缘何敬重苏东坡?

2020-10-21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

《盛制帖》。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米芾绘画作品。

米芾像。

苏东坡像。

  □袁丁

  《盛制帖》是米芾写给友人蔡天启的书信。此帖小行草笔势飞动,形态曼妙;“天启亲”三个大字则一气呵成,痛快淋漓,充分表现了米芾“刷字”的艺术特色。
  米芾,字元章,号鹿门居士、襄阳漫士等。米芾不仅书画一绝,被列入宋代四大书法家,他的怪异性格也被人们津津乐道。他痴迷书画、奇石,号称“米癫”“石痴”;他特立独行,好唐人衣冠,有严重的洁癖;他尤其恃才傲物,连“宋四家”之一的黄庭坚也看不上,自称“襄阳米芾,在苏轼与黄庭坚之间,自负其才。”但米芾一生却非常尊敬苏东坡,他们相识于东坡人生的低谷,携手经历了二十年的荣辱沉浮,建立了纯粹、真挚而深厚的友谊。


黄州初遇喜相逢

  米芾与苏东坡的交往开始于元丰五年(1082年),东坡贬谪黄州时期。时年32岁的米芾遭遇了创作的瓶颈,久久不能突破,他想到当时的名人苏东坡,希望能从他那里找到突破口。恰好米芾与东坡好友马梦得相识,在他的引见下,米芾与苏东坡相逢于雪堂。
  苏东坡对这位好学而又才气逼人的年轻人十分赞赏,当即设宴摆酒,欢饮畅谈。酒酣耳热之际,东坡大手一挥,拿出一张纸对米芾说:“这是观音纸,你把它贴到墙上去。”东坡随即提笔在纸上画了两枝竹、一棵枯树、一块怪石。米芾问东坡:“现在的画家画竹都是从上画到下,先画竹干再画竹节,而苏公却反其道而行,这是为什么呢?”东坡回答:“竹子生长时何尝是逐节生长的呢?我的朋友文与可作画运思清拔,提倡胸有成竹,他独创以深墨为面,以淡墨为背的画竹之法,我十分钦佩啊。”米芾又观摩东坡的枯木和怪石,对他说:“苏公的枯木枝干像小龙一样盘曲无端倪,石头皴皱坚硬,奇奇怪怪无端倪,这是您心中盘踞的郁结之气造成的啊。”苏轼听后很感动,拍着米芾的肩膀说:“还是米元章知我啊!”东坡又拿出自己珍藏的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画的释迦佛像与米芾观摩品评,二人从画像的行笔用墨谈到人物神韵再到禅境韵味,直至深夜仍意犹未尽。
  米芾客居东坡雪堂期间,二人还探讨书法。米芾最初取法近人和唐人,他说自己十岁学北宋书法家周越、苏舜钦,又转益多师,学唐人书法:最初学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后来长时间追摹褚遂良,又转学段季展。元丰年间,米芾突然转习魏晋法帖,让他产生改变的人就是苏东坡。这次改弦更张,是米芾书学生涯的一个巨大转折点,之后他的书法进步巨大。
  数年后,东坡在给米芾的书信中追忆了这次相会的情景,并感叹:“何复可得!”字里行间充满了快慰和留恋之情。


元祐相交情谊深

  元祐年间,东坡与米芾往来密切,彼此知遇很深,他们的交往亲厚而充满雅趣。
  二人同在京城时,米芾常把自己的诗歌、文章和临帖拿给东坡看。苏东坡不仅为他题款、作跋,而且品评鼓励、作诗酬答,有时还催促他把新作送来观赏。东坡在写给米芾的信中说:“你给我看的几首诗无不超然奇逸,书法也很好。我把它们揣在袖中,舍不得放下。这个作品,以后一定是宝贝,之所以现在没人看,是因为你现在还在世啊!呵呵!”“我很想和你见一面,但是每到休沐,总会有很多人拜访,实在无法抽身,你又不肯来见我,我很是思念你。你寄给我的二首小诗非常好,等我有空时定当唱和。”
  苏东坡在当扬州太守时,有一天他办招待,邀请了包括米芾在内的十多个有名人物。大家把酒言欢,其乐融融,米芾突然站起来对苏东坡说:“我有一件事要请苏公帮我说个公道话!现在的人都说我疯癫,您帮我辩白一下!”苏东坡听后笑眯眯地回答:“我跟大家的看法是一样的!”在座的客人听后无不哈哈大笑。这虽是一个笑谈,但却可见苏东坡在米芾心中的地位以及两人之间关系之亲密。
  元祐八年(1093年)八月,苏东坡出知定州(今河北定县),途经雍丘。当时米芾在雍丘当县令,听闻东坡前来,立马出城迎接,留苏东坡在雍丘小住了一日。当天,米芾精心置办了美酒佳肴,邀请东坡共饮。东坡前来一看,不禁哈哈大笑。原来,米芾置办了一个长桌,不仅有美酒美食,旁边还摆放了许多精美的笔墨纸砚。这种别出心裁的吃饭方式让东坡和米芾书兴大发,他们每喝一杯酒就写一行书法,到后来酒意朦胧时更是奋笔疾书,把旁边专门侍候笔墨的小吏累得满头大汗,几乎供应不暇。两人从正午一直写到傍晚,直至酒喝完了、纸写尽了才作罢。看着比平时更为出色的作品,他们连连点头、大呼过瘾,心满意足地交换了各自的书作,相携离去。


润州再会伤永别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苏东坡从海南儋州重返中原,6月,与米芾相会于润州东园。7年未见,二人非常欣喜,他们同游西山、携手共话,常常忘记时间。此时天气酷热,年迈的东坡瘴毒病发,又因为贪凉喝了太多冷饮导致腹泻不止、饮食不畅,痛苦得整夜不能安睡。米芾得知后,常来陪伴,又送来麦门冬药饮,东坡非常感激,作《睡起,闻米元章冒热到东园送麦门冬饮子》记述这件事。两天后,虽泊舟闸外天气稍为清凉,但东坡的疾病仍不见好转,虚弱疲乏不能进食,也不能说话。苏过拿出米芾的《宝月观赋》为东坡朗读,东坡听后非常高兴,病痛竟然减轻了,他当即写信给米芾讲述这件事并赞叹:“儿子不知从哪里得到《宝月观赋》为我朗读,老夫躺在床上还没听到一半就跃然起身了。遗憾的是我们相交二十年,却对你不够了解啊。这篇赋,可以说超过了古人,更不用说当世的人了。”病入膏肓的东坡听了米芾的文章竟然一跃而起,可见他欣喜之极,也可见他对米芾的喜爱、赞赏和重视至老不衰。
  几天后米芾即将到京城,临行前向东坡告别,东坡强起为他送行,二人相别于闸屋之外。东坡知道这次恐怕是要与米芾永别了,他难过之余也有欣慰,能从岭海生还再次见到米芾,也算了却了自己一桩心愿。他在写给米芾的信中说:“我在岭海八年,亲戚朋友没有联系我从未想念,唯独思念元章的凌云之气,清雄绝俗的文章,超妙入神的书法,现在终于见到,我心满意足了。”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七月二十八日,苏东坡在常州藤花会馆离世,米芾听闻后悲痛不已,作饱含深情的《苏东坡挽词五首》表达哀思:“道如韩子频离世,文比欧公复并年。”“平生出处不同尘,末路相知太息频。”“招魂听我楚人歌,人命由天天奈何!”在米芾心中,苏东坡与他是韩愈、欧阳修,是孔融、贾谊,他感激东坡的提携和培养,他推崇东坡卓越的才华和崇高的品格,他也感慨两人相似的志趣和多舛的命运。五首挽词道出了狂傲米芾敬重苏东坡的原因,它们也将永远铭记两位大师真挚、深厚的友谊。
  作者供职于眉山市三苏文化研究院

我要爆料(有奖爆料 20元--1000元) 网络爆料台 随时随地,极速爆料

虚假新闻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28-86969039

电话爆料:028-96111

邮箱爆料:130069110@qq.com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点击阅读

华西都市报电子版

返回顶部